海燕sama

【all叶】《月光倾城》(1)

【须知】

·回炉完毕,正常更新,感谢支持ww

·这是一个结局np的无脑all叶文!!!雷的妹子请注意防雷

·多肉大概?

·灵感来自模拟人生

·设定奇葩,超自然生物的历史不可信

·增加了少许恐怖元素(其实不恐怖啦)

·感谢喜爱(^_^)

·由于tag被占,为了便于妹子们阅读,欢迎订阅心tag

————————————————
(前言)

昼与夜,哪个是白天?
日与月,哪个是太阳?

(一)
日落溪谷镇,位于版图边缘并深藏与密林之中。地理位置让其状似与世隔绝,实则现代科技已经缓慢渗入了小镇的内部,虽不如外面灯红酒绿多姿多彩,但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镇里与外界相通的只有一条近些年开辟的大路,到下一个镇需要5,6个小时的车程。路况提供了外人和小镇人交流的桥梁,但日落溪谷镇的人们——无论老人小孩——都享受着这里的安逸与和平,离开去外面讨生活的近些年屈指可数。
小镇的人们享受现代科技带来的医疗和娱乐方面的便捷,同时也过着与以往相同的传统生活。又也许是相比外界总归落后了一些,外来者也十分少见。
但今天,日落溪谷镇迎来了一位访客,而且他看上去要在此常驻。

男子大约26岁,虽然身高与一般男子没什么不同,但第一眼看过去让人觉得意外高挑。穿着简单的休闲服,只背了一个双肩包。此刻懒洋洋的歪着身子,有些头疼的站在月光街13号,这栋全镇最豪华的别墅面前发愁。
男子名叫叶修,他完全没想到随手从家里抓出来的一张房屋使用证明竟是那么……奢侈的豪宅。
因为长期空置,前院的花圃里已经杂草丛生,但所幸这里人们朴实单纯,叶修没在杂草之间看见腐烂的垃圾一类恶心的东西。
大门的锁有些生锈了,叶修不得不用力推开了门,顿时灰尘混杂着古宅特有的陈旧味道席卷了叶修的鼻腔。
“呼——”叶修皱眉,用手扇了扇,仔细打量着别墅内部。
毫不夸张的说,表里如一。虽然落了些灰尘,但家具一样不少,叶修简单看了看厨房,除了刀具有些钝,需要换新以外,烹饪工具看上去都能用——虽然他暂时不需要这些。唯一有些突兀的是,这里居然有冰箱!
卧室和书房的装潢也是古典的,床垫和被子因为长期没人使用而有些僵硬和冰冷,不过在阳光下晒一天想来也不是大问题。
叶修把客厅沙发的垫子抖了抖,就直接躺在了上面,看着绘制着复杂图画的天花板以及闪亮的水晶吊灯发呆。
与其说他享受一人独占豪宅,倒不如说他只是单纯的头疼要收拾房间这件事。
休息了一会儿,他又回了主卧,在卧室里走来走去,最后选定了一块地板。
令人惊奇的是,与叶修略显柔弱外表不同,他看上去毫不费力的就撬起了牢牢嵌在地上的木质地板,做了一个简单活门板后直接把他的背包整个扔了进去。
叶修拍拍身上的灰尘,拿着证明准备去镇政府做公证。
一路上,不少行人对叶修的到来表现出了惊讶,一些年级尚小的孩子甚至于父母窃窃私语了起来,追问那个人是谁。
纵使是叶修,被别人这样看了一路也有些不自在,但他表面上还是很淡然,顺着路标直直来到了镇政府。
给叶修办理房屋使用公证的是一个略微年长的女人,表现的十分专业,即使如此在看到叶修出示的是月光街13号的证明后也难掩惊讶的神色。
叶修问:“证明有问题?”
女工作人员察觉到自己的失态,连忙说:“不,手续很齐,失礼了我只是有点吃惊,我以为那房子……会有一个年长一些的使用者。”
“这是我爸的房子。”
“哦。”工作人员了然的笑笑,“您的父亲很慷慨。”
叶修只是笑了笑,没说话。
毕竟潜入自己家里“偷”房屋证明这种事实在不怎么光彩。
虽然叶修美其名曰:借。
等叶修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日落时分,作为一个虽坐拥豪宅却身无分文的穷小子,赶快找份工作赚烟钱是要紧事。出办公楼走了没多久,叶修一抬眼就看见了一家酒吧。
兴欣酒吧。
怎么读都像大排档……叶修想,深吸一口余烟,有些痛心的把还没怎么吸的烟按灭在垃圾桶里。
刚推开大门一个人瞬间飞出!
叶修震惊之余安静的站在了一边,静静的看着男子完成了一个漂亮的脸刹。这时,一个女人探出头来,恶狠狠的说:“臭流氓!让你调戏妹子!”
女人退了回去,顺手狠狠的摔上了酒吧大门。
叶修感慨了一下,果然耳听为虚啊,说好的小镇人温和朴实呢?
但叶修还是侧身进了酒吧,毕竟他需要找一份只用上夜班的工作。
刚刚的女人站在中央柜台前,对着一个短发的漂亮妹子大声抱怨刚刚踹飞的那个人。短发妹子是位服务员,不得不打断了怒气冲冲的女人去给客人端酒。
叶修观察了一下,看女子穿的制服和其他服务员有些不同,估摸着这是酒吧老板,便走了过去。
“干嘛?!”女人正在气头上,一见叶修走过来,面色不善的问。
“应聘服务员。”
女子冷静下来,狐疑的打量了一下叶修。
“没见过你哎。”
“新来的。”
果不其然,女子用惊奇的目光看了看叶修,不确定的问:“你行吗……?”
因为叶修的气质实在不像是给人端茶送水的。
“手里没钱,着急找份工作。只上夜班。”叶修实话实说到。
女子考虑了一下,抬眼见叶修一脸无辜,虽然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可总觉得怪怪的。
“行吧,试用期一个月。我叫陈果,这里的老板。”
酒吧最累的时候就是夜班,平时都安排轮班,这直接来了个只上夜班的不用白不用。陈果心情好了一些,还给叶修加了些时薪。
酒吧的夜班从晚上八点到凌晨1点,这期间叶修认识了刚刚和陈果聊天的女服务员唐柔,一个有点好强的妹子,叶修技巧性的三叶草端盘也要模仿。
一下班叶修就拿着热乎的薪水去了24小时便利店,买了一些生活必需品和几包烟。

午夜的小镇一片寂静,月光照在石块地上反射银光,微风混杂着一点水汽,虽沁人心脾,但总归有些阴冷。路灯有些坏了,其中一个开始忽闪忽暗了起来。整条小巷回荡着叶修休闲短靴敲击石块的响声。原本安静平和的夜晚在这冷色调的月光下突然多了一份肃杀。
仿佛什么正在伺机而动!
唯一能称得上是温暖的只有叶修叼在嘴边,发出微弱橙光的烟头。
叶修走到半截,突然停了下来,不知想到了什么,轻笑着,转身对着空无一人的街道说道:“大晚上的跑出来,劫财还是劫色呀?”
黑暗中,似乎有人被叶修的说法给呛了一下,过了一会,黑暗中走出了三个约莫20出头的青年,三个人戴着的鸭舌帽挡住了脸。一个拿着小刀,另一个则拿着棍棒,第三个有些高大的青年不知是觉得能手到擒来还是如何,竟什么也没拿。
拿刀的男子明显是带头的,向前走了几步,用刀指着叶修说:“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
虽然距离有点远,这样威胁有点怂。但因为叶修气定神闲的简直过分,领头的青年突然没了底,只得远远举刀威胁到。
叶修看着那把指着自己的刀,微微皱了皱眉。
青年一见,有戏!这人终于知道害怕了!刚要说些什么乘胜追击,就听叶修悠闲的开口了。
“这可是管制刀具啊,小朋友。”
你特么被抢劫了还在乎这是不是管制刀具?!
“少废话!”那棍棒的青年呵斥道,“把钱拿出来放地上!”
“没钱了。”叶修说,“全买东西了。”
说罢还抬手摇了摇手里的塑料袋。
叶修的语气可以说是相当真诚与无辜,但是因为一脸的无所谓,加上之前那句“小朋友”怎么听都有种嘲讽的感觉。
年轻气盛的青年一下子挂不住了面子,什么也不顾了,恼怒的冲上来想给叶修一个教训。
而神奇的一幕发生了,叶修几乎可以说是轻车熟路的抓住了青年的手腕,几乎瞬间,手臂一弯就顺走了青年手里的小刀,别说打架自卫的架势了,连身形都没动就轻而易举的制服了一个人。长腿一抬,持刀青年顿时飞出去一米远,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持棍的青年见同伴被打,挥起棍子朝叶修冲来,还没等到叶修身边,手上一震,棍棒瞬间飞了出去。
仔细一看,击飞棍棒的是同伴的那把小刀。小刀无比精准的击中棍棒前段,狠狠的插入了粗实的棍棒,直插到刀柄。
好可怕的蛮力!
青年一下子震惊了,难以置信的看着叶修,很难想象这样的蛮力是从这样一个看上去有些柔弱的男人发出的,顿时立在原地不敢上前。
而另一位同伴却并没被吓到,直接拳头招呼。
叶修灵巧的躲避着青年的拳头,有些意外。
青年擅长搏击,但是与传统搏击不同,这明显混入了街头打架的自我风格,有时出拳十分巧妙,但大多时候都有点多余,不过自我风格很强,这倒是很难得。
叶修也终于动了动,侧身躲过一拳,青年还没看清叶修出拳,就被直接打中了腹部。这一下虽然不轻,但明显还是估摸着青年承受能力。
青年半跪在地上抽气。他与另两个同伴明显不同的是,虽然带着鸭舌帽,却没能挡住他的一头金发。
“还不错。”叶修忍不住说了一句,但随后又在心底嘲笑自己。
明明已经离开那里了,却总职业病泛滥,看见一个有才能的后辈就想指导人家。
但叶修没想到的是,小青年突然羞涩了起来,挠了挠后颈说:“真的?”
“……”
好吧,叶修想。不是很懂你们小年轻的脑回路。
突然,叶修怔住了,不知什么吸引了他,只见他缓慢的移动头部,看向之前被他踹飞的青年。
青年因为摔在地上,手一不小心扎到碎石,扎进了手心,强忍着疼把石块从手心拔了出来,鲜血汩汩的往外冒。
就像是魔怔了一样,叶修慢慢的向青年走去。
青年一见叶修走来,吓得只想往后躲,但突然觉得浑身僵硬,竟是一动也动不了,只能呆呆的看着叶修走进他,弯下身抓住了他的手。
青年觉得仿佛有种力量掐住了他的脖子,连呼吸都十分困难。
叶修慢慢抬起了他的手,凑到了嘴边……

评论(22)
热度(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