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燕sama

【all叶】和尚倾城(1)

·苏+ooc+无脑+傻白甜

·纯属缓解压力和撒糖写的

·请别较真QwQ

·应该不长尽快完结

(0)
传前嘉世教主叶秋,贪图金银和秘籍,勾结他人,企图对嘉世不利。嘉世对叶秋展开追杀,血战无涯峰,叶秋寡不敌众,自知难逃惩罚,便跳崖寻死。
一代战神,却也挡不住世俗诱惑,何其悲哀!
————————摘自《江湖日报》


(1)
尘世因前嘉世教主叶秋之死而混乱不堪。

而尘世外,竹林掩映的僻静寺庙内却一片安详。

寺庙内的榕树上,一位男子正在树上小憩,懒洋洋的样子实在羡煞旁人。

这时,远处传来有点急切的脚步声,一位小和尚端着一碗粥急匆匆的走着。刚刚还闭眼小憩的男子一下子睁开了眼,饶有兴趣的低头看着小和尚停在树下,擦了擦汗。刚要接着走时,男子叫住了小和尚。

“小师傅这是要去哪?”

“啊!叶施主!您的伤好些了?”小和尚抬头看见了男子,开心的问。

“多亏方丈。”叶姓男子跳下树,“私下叫我叶修就行,总‘叶施主’的多麻烦。”

“那可不行,这是佛门的规矩。”小和尚严肃的说。

叶修懒得在这个问题上费时间,闻了闻小和尚端着的粥,状似随意的问。

“你们方丈最近在干什么,也没见到他。”

果不其然,小和尚露出了一脸糟糕的表情,但是嘴上还硬说道:“额,方丈这些日子闭关修法,所以叶施主没见到吧……”

小和尚语气越说越虚。

叶修轻轻摸上了小和尚的头,笑得如沐春风。

“小师傅。”

“是……”

“出家人不打诳语哦。”

“……”

小和尚入世尚浅哪里是叶修的对手,在叶修“温和”的注视下很快就招了。

“其实方丈已经卧床不起了……”

叶修皱了皱眉,纵使已经猜到了答案,但真正确定下来还是有些揪心。

“原本方丈就年事已高,体弱多病,但有真气护身倒也无恙,只是……”小和尚没继续往下说。

“只是因为救我而把真气传给我了。”叶修接了下去。

“现在只能试试补药了,但寻常补药一时半会也补不回来方丈的真气。据说雪山上有千年雪莲,是天下最好的补品,只是雪山离寺庙过于遥远,而且真假未知……”小和尚越说越失落。

叶修思索了片刻,拿过参粥,打发了小和尚,亲自端去了方丈的房间。

“叶施主身体好些了?”

方丈躺在床上,并未睁眼却已经认出了叶修。

“打扰了。”叶修弯腰行礼,把粥放在桌上,虽然表面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但眼底的愧疚显而易见。

“多谢您救命之恩,如果不是我,您也不会……”

方丈笑着打断了叶修。

“老衲年事已高,对这尘世已经没有眷恋,皈依佛门就无惧生死。”方丈睁开眼睛,温和的看着叶修,“而施主不一样,还有未完成的使命和尘世的劫难。”

“听说千年雪莲对您有帮助,在下愿意一试。”

“呵呵,”方丈苦笑两声,“施主若是执意如此老衲也不好阻拦。只是施主武功还未恢复,只求一路平安。”

“嗯,我会每天打坐的。”

“还有一句话赠与施主。”

“哦?”

“一切顺其自然。”

叶修并未明白方丈的赠言,但还是谢过了方丈,准备明早动身。

因为自己身份的特殊性,贸然出去很可能被追杀,在小和尚的帮助下扮成了僧人,将长发盘起藏在竹帽下,用习得的一点易容术盖住了后脑。如果不摘帽子,看上去就和普通光头僧人没什么两样。

小和尚暗自感叹,叶修即使成了光头也丝毫不影响整体,乍一看就是一个清秀的和尚嘛。

告别了寺庙,叶修有些忧愁今后的路途。

雪山遥远,要翻越很多城池,其中关卡繁多,有的没有特殊证明是不让进入的。无涯峰一战被人暗算,武功丧失大半,不知到那时能否顺利通过啊。

忧愁归忧愁,叶修还是踏上了前往雪山的路途,毕竟是习武之人,脚步也快,未时就已经翻越一座小山来到了大路。

虽然大路人烟稀少,但平时总归有些运送货物的马车,今日竟格外荒凉。

叶修暗自警惕,走了一段距离后察觉到了人的气息。但是叶修并没轻举妄动,而是像没有发现一样走了过去。

果不其然,巨石后有人坐不住了,从后一跃而起,举着大刀呵斥到:“留下钱财,饶你不死!”

是土匪啊。叶修看了看对方的打扮。

“头儿,是个和尚!”土匪对着巨石说。

巨石后应声走出来了其他的土匪,其中有两位衣服与其他土匪不一样,想来是土匪头了。

其中一位摘下了面罩,英气十足,剑眉称得眼睛格外有神。

看起来是专门等人的。叶修想了想,决定不要和他们起冲突。装模作样的用僧人的样子鞠了一躬。

“贫僧赶路,不知各位施主能否放贫僧通过,身上盘缠不多,还请各位行个方便。”

“走吧走吧!”土匪不耐烦放摇了摇刀,“还以为是齐国侯的人呢。”

叶修压着步子走了过去,却被那英气的男子抓住了手臂。

“施主这是?”叶修皱了皱眉,看着那稳稳抓着自己的手。

另一位疑似土匪头的男子也摘下了面罩,相对之下,这位男子梳着小辫子,长相俊美柔和。此时因为不解同伴扣下和尚而微微皱眉。

“怎么了,大孙?”小辫子男问。

“你不能走。”被叫大孙的男子说,“如果你是他们派来探路的人那我们就白忙了。”

其他土匪顿时觉得男子分析的有道理,把叶修包围了起来。

叶修欲哭无泪啊,这才是出发的第一天啊,就遇到土匪,一时半会还不让走。

“等我们拿下钱,确定你不是齐国候的人就放你走。”小辫子男接着说。

事到如今叶修还能说什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本来就和齐国候没什么关系,等一下也没什么。

就在这时,那位被称作大孙的男子突然钳住了叶修的下巴把他的脸抬了起来,俩人距离很近,连呼吸都能感觉都到。

大孙哼了一声。

“现在的和尚长得还挺漂亮。”

“……”

叶修发出了他上路以来的第二次感慨。

真是个动荡的年代啊,这年头连个和尚都有人调戏!

评论(27)
热度(590)
  1. 不知火海燕sam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