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燕sama

【all叶】和尚倾城(2)

·苏+ooc+无脑+傻白甜

·纯属缓解压力和撒糖写的

·请别较真QwQ

·应该不长尽快完结

·本着尽快完结的节奏多更两天

(2)

没等多久,土匪们真正的目标就来了——一辆马车,一个车夫和四个凶神恶煞的侍卫。

马车摇摇晃晃,一看里面就装满了沉重的珠宝,想来齐国候是想在城都发展商业。

“张佳乐,你去吧。”大孙对小辫子男说。

张佳乐古怪的看了一眼大孙,又看了一眼叶修,没说什么,带着其他人冲了上去。

只留男子和叶修在巨石后观战。

张佳乐显然功夫了得,两三下就撂倒了一个侍卫。

叶修也庆幸自己没和这两人正面起冲突,凭他还没好利索身子骨,要是再和这俩人打难免有些力不从心。

那边刀光剑影,拳打脚踢,叶修和大孙这边倒是各种悠闲。

叶修看张佳乐的时候,大孙也在观察叶修,直觉告诉他这个和尚不简单,不同于其他只知道化缘念经的和尚。

“我叫孙哲平。”男子突然说。

叶修抬头看了他一眼,没回答。

“你不说点什么?”孙哲平皱眉。按理来说应该介绍自己的法号吧。

此时战斗进行到白热化阶段,张佳乐为了制服车夫把车夫的手臂弄脱臼了。

叶修却会错了孙哲平的意,以为他要让他对战斗做出些感想,于是干巴巴的说:“罪过,罪过。”

他这不情不愿的语调反而逗乐了孙哲平。

战斗很快结束了,这帮土匪还是很有原则的,只劫财不伤民。侍卫和车夫都被放走了,叶修觉得自己也可以走了,便说道:“贫僧告辞。”转身就要走。
而孙哲平眼疾手快又拉住了他。

叶修挑眉,看了看拉着自己的那只手。

“施主请放手。”隐意是:快放老子走。

孙哲平却仿佛接收到了隐意。

“你不能走。”

“施主想反悔?”

“对。”

“……”

可以,这很土匪。

叶修深吸口气,说道:“为什么?”

孙哲平理直气壮:“我就想扣着你。”

如果不是考虑到这篇文的设定是古风,叶修真想骂句“你神经病啊”。

张佳乐显然也不理解好友为何突然对一个和尚起了那么大的执念,但没说什么。清点完了财宝,说道:“趁齐国候的人还没来,快回百花谷吧。”

百花谷。叶修眼神一亮。

他现在身体虚弱,如果能去百花谷找到些银花,有利于他恢复真气。更何况,从百花谷去他要去的最近的城都也只是走个山路而已。

想到这,叶修放弃了用轻功快离开的计划,装出一副苦大仇深,又不得不接受命运的忧伤状。

小弟们以为孙哲平要收叶修为土匪,本就是一帮性情中人,一路上也和叶修介绍了一下他们。

“我们大哥孙哲平,江湖上人称落花狼藉,二哥张佳乐……”

张佳乐从前方猛的转头吼道:“别叫我二哥!”

手下兄弟抱歉的耸肩,然后接着说道:“江湖人称百花缭乱。”

倒是有听过。叶修回忆了一下,记得当年是江湖上的新秀,备受关注呢。

“我们两位老大的组合叫繁花血景,尤其厉害!估计就是那叶秋也敌不过呢!”

叶修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说道:“那哪天我可要见识见识。”

“和尚,你法号叫什么?”张佳乐问。

“叶修。”

“怎么起这么个怪法号?”

“阿弥陀佛,佛家之事二花施主你不懂。”

二花施主……

众人僵了一瞬,孙哲平率先笑了。

张佳乐气的瞪了他一眼,然后对叶修说:“你信不信我杀了你下酒。”

“大花施主,杀人是要遭天谴的。”叶修转而对笑的正欢的孙哲平说,那意思是:管管你们二花。

孙哲平摆手表示这事他不管。

叶修鄙视的看了眼孙哲平,那意思你这个没良心的。

张佳乐一看自己被无视了,又按着叶修的帽子把他转了过来,大声的重复自己的名字。

叶修还是明白点到为止的,他凭借孙哲平暂时安全,但可不是所有玩笑都能和土匪开的,之后的路程就没在多说。

百花谷亦如其名,花朵纷繁,空气中弥漫着不腻人的花朵香气,不愧为世外桃源。

土匪窝位于百花谷的一处大山东内,表面不怎么样,内里却一样没少。

为了庆祝大胜归来,百花谷摆起了庆功宴,大鱼大肉,琼浆玉露堆满整个餐桌。

因为孙哲平的原因,叶修被迫和大花二花一桌,看着满桌的鱼肉叶修陷入了人生两难的境地。

张佳乐看了眼叶修,自己去了后厨,没一会端着两盘素菜扔在了叶修面前。

这土匪也太好心了吧。叶修不禁回以微笑表示感激。

张佳乐愣了一下,然后像是为了掩饰什么,猛的扒拉了两口饭。

一顿庆功宴,底下人喝的醉醺醺的,孙哲平和张佳乐倒是没喝多少。天色见暗,到了该入寝的时候,孙哲平却让叶修和他一屋睡觉。

这是认为他是和尚不伤人?

孙哲平的解释却是:你是我捉回来的。

叶修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兔子一类的东西。

因为自己和尚的身份,叶修不能摘帽子,于是他骗孙哲平说佛家要打坐,而且孙哲平房里只有一张床……

孙哲平倒是没在乎这点,累了一天,早早躺在了床上。叶修也找了个角落打坐,一次两次的坐着睡觉对于习武之人不算什么。

但是到了半夜,叶修本能感觉到有人站在他身边,猛的一睁眼看孙哲平站在他面前看着他。

“何事?”

“提醒你打坐别睡着。”

“……”

孙哲平只是试探叶修,见叶修反应如此迅速,想来也不是泛泛之辈,被发现了也没尴尬,胡乱扯了个理由就回去睡了。

但是孙哲平刚睡没多久,就感觉有人在他身边,猛的一睁眼看叶修站在他床边看着他。

“干嘛?”

“提醒施主睡觉翻个身 ”

“……”

至于叶修,他就没孙哲平那么多想法了,早就看清孙哲平实力的他只是单纯的想报复回去!

结果一晚上俩人一来二去,都没睡好。

第二天早晨都顶着没睡好的阴沉脸从屋里走出来。

评论(12)
热度(4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