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燕sama

【all叶】和尚倾城(4)

·苏+ooc+无脑+傻白甜

·纯属缓解压力和撒糖写的

·请别较真QwQ

·应该不长尽快完结

·欢迎订阅tag,半夜有粮吃(^_^)


(4)
摆脱了张佳乐和孙哲平的叶修和尚终于在第二天午间来到了城都大门前,不幸的是他的通关文牒已经失效了。

守门将士不耐烦的摆手,说道:“没文牒不能进去,你这个都是很早以前的了。”

“阿弥陀佛,施主可否通融一下,行个方便?”

“行不了!快走开!”将士拿长矛做出攻击状。

叶修觉得自己真是倒霉的没法了。出门第一天遭土匪,出门来的第一个城都又不让进去。这是逼他翻城门啊!

将士看这和尚白白净净的,此刻一脸惆怅,一时心软,问到:“喂,和尚,你在这城都若是有熟人给你证明我就放你进去。”

叶修在这城都确实有熟人,只是这“熟人”一旦找到他非但不会给他证明,还会直接抓他回嘉世。

“阿弥陀佛,多谢施主好意,贫僧还是……”叶修刚要回绝,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温和声音。

“这位师傅是我请来做法事的,还请将军通融通融。 ”

叶修回头,只见一位衣着素净的翩翩公子带着两位随从站在自己身后。衣服虽是白衣,尾端点缀些青色,但不难看出布料讲究细腻。

守门将士立刻变得毕恭毕敬了起来,行礼说道:“当然可以,末将失礼,还请公子见谅。”

“多谢。”那位公子很是得体的回礼了一番,然后对叶修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师傅请。”

有人保自己,叶修当然各种配合,模仿做法和尚的样子行礼,然后大步走进了城都。那位公子也跟在他后面。

四个人走了一段路途后,叶修转身道谢。

“多谢施主。”

“师傅客气了。”公子微笑,“在下还有些事情,失陪了,请师傅多加小心。”

叶修目送那位温文尔雅的公子离开,觉得自己运气开始回升,至少第一座城他成功进来了,也便于打听一下雪山的去路和千年雪莲的消息。

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摘下了佛帽,撕下了易容在后脑和前额的光头伪装,叶修的头发才终于见了见阳光。

用和尚的身份打听千年雪莲容易让人生疑,叶修赶快换上了一身轻便的行装,带上了有纱遮挡脸部的竹帽,来到一家旅店投宿。

城都庞大,鱼龙混杂,叶修盘缠自来不多,又为了打听雪莲下落四处打点,很快有些囊中羞涩。考虑到自己还欠着店家住宿的银子,叶修决定去做一些黑活。

所谓黑活,就是江湖上有人用赏金求人办事,有报复杀人的,也有寻常家事的。叶修也只想做些普通黑活赚点银子就好。

来到提供黑活买卖的旅店,对于叶修这一身从头遮到脚的打扮,掌柜早就见怪不怪了,毕竟做黑活的大都是亡命之徒。

叶修一抬眼就看见了一个摆在前面的特级悬赏,上面写到:

重金征求喻府喻文州头发一撮。切记不可伤害喻文州。

价钱确实十分客观,而且这个悬赏至今没人接。

这倒引起了叶修的兴趣,不杀人不放火,只要一撮头发,全凭技术,听上去像是为他量身定做的。

听掌柜说,这是某家大小姐提的悬赏,说这位大小姐暗恋丞相小儿子,也就是喻文州很久,但因喻文州对她无意,身份差距又悬殊,为了断了念想才出的悬赏。

叶修听的一愣一愣的。

真是痴女年年有,今朝特别多啊。

掌柜继续解释:“虽然赏钱很高,但谁敢闯丞相府啊,即使这个喻府只是丞相给喻文州的一处宅子,真正的丞相府在帝都,但是在这也就相当于丞相府了。守卫森严不说,万一一不小心伤了喻文州,这不就相当于和丞相府作对么?”

“这个喻文州武功好么?”

“总之这个喻公子诗词歌赋可谓是十分出彩,估计就是个文弱书生,会什么武功啊。”

叶修想了想,说道:“这个悬赏我接了。”

掌柜不敢相信的看着叶修,似乎在怀疑他的能力。

“兄弟,过来人劝你一句,喻府可不是那么好闯上,你若想劫喻文州恐怕也不那么简单。”

“我自有打算。”

叶修的打算就是技术碾压。别说潜入一个小丞相府了,皇宫他都玩过一圈。

白天探好了喻府的位置,待到夜深人静之时,叶修用黑布蒙上面,便开始行动了。

轻松翻越了墙壁,叶修无声落在了花园草地上。不愧是小丞相府,喻府的规模在城都可以说是佼佼者了,园林精致美观,令人赏心悦目。

流动的士兵有些让人头疼,即使到了午夜,侍卫换班频繁,没一会就有人巡逻。但是对于叶修来说,见识过皇宫后,这点巡逻也就不足为奇了。

不过绕开侍卫却是废了一些功夫,叶修终于来到了主殿。想想若这喻府是喻文州的,那估计主卧住的就是他。

叶修绕到后面,轻手打开了后窗,进入了主卧。

就着月光,可以看见一个身影规规矩矩的躺在床上沉睡,呼吸均匀,一副睡得很熟的样子。

叶修慢慢走到床边,却在看清这位喻文州长相的瞬间愣住了。

这这这这……这不就是之前帮他解围的白衣公子么……

罪过罪过……人家帮他进入城都,他却割人一撮头发……

也许是和尚当久了,叶修情不自禁感慨了一句。

但是就这愣神的功夫,喻文州突然睁开了眼睛。一切几乎都是瞬间的功夫,喻文州抓住叶修右手一弯。

别看喻文州文文弱弱的,手劲竟大的出奇,叶修眼泪差点没出来。

喻文州就势翻身,猛的把叶修压在了床上,另一只手的手臂抵住叶修的脖子。

有人半夜闯入房间,喻文州却依然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弯下身,两人间距离缩短,顿时连彼此呼吸都能感觉到。喻文州散落的发丝落在叶修脸颊处,引起一种痒痒的感觉。

“阁下半夜探访寒舍,不知所谓何事?”喻文州压低的声线不知为何竟有些诱惑。

害怕喻文州听出来他的声音,叶修并未回答他。但叶修其实很想喊一句。

不过比起喊“老子不杀人不放火,只是想割你一撮头发”,叶修此时更想喊。

是哪个混蛋说喻文州是个文弱书生的?!

评论(11)
热度(4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