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燕sama

【all叶】和尚倾城(5)

·苏+ooc+无脑+傻白甜

·纯属缓解压力和撒糖写的

·请别较真QwQ

·应该不长尽快完结

·二更不给个评论?_(:з)∠)_

(5)

虽然现在受制于人,但叶修从来都不是一个安分的,坐以待毙的人。

没有一点防备,叶修长腿一抬,勾住了喻文州的腰。

喻文州哪里想到叶修为了制服他会用那么……那么不知羞耻的动作,震惊之下竟被叶修得逞,又被叶修翻身压在了床上。

喻文州回过神来,开始挣扎。叶修感慨这小子看着文文弱弱的怎么力气那么大,只得点了他的穴。

这一场肉搏折腾下来两人直喘粗气。喻文州被点穴不能说话只能看着叶修,直到叶修拿出了一把匕首,喻文州皱了皱眉,眼露戒备之色。

弄得叶修特别想安慰一句:别怕,闭眼一下就完了。但担心被认出,只得作罢。提起喻文州脑后的一缕青丝干脆利索的割了下来。

喻文州明显十分意外,不理解叶修大半夜闯喻府就为了他的头发。

唉,别怪爷扰你清梦,只怪你自己太招人,把人姑娘迷的神魂颠倒的就为了要你几根头发。

叶修走到窗边,手一挥,一个漂亮的隔空解穴。

解穴上喻文州立刻翻身去追,但叶修已经脚踏上窗沿,眼见就要跑了,喻文州只来得及喊了一句。

“你等等!”

叶修回头看了他一眼。

喻文州不知该如何形容这样的场景。

那个蒙面的闯入者虽只露出了眼睛,但是眼睛明亮,眉毛虽细长但并不柔弱,月光下头长发被晚风吹起,翻飞。纵使对方做的是半夜私闯宅邸的活却难掩其高贵。

简直像是画一般……

叶修见喻文州喊住他后就没了下文,也没追过来,只是站在那里呆呆的看着他愣神,便不再和他费时间,直接跳窗逃走。

喻文州还站在原地久久回不来神。

他觉得那个人有点……眼熟,但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里看到过。

“大人,出什么事了?”侍卫的喊声叫回了喻文州。

“没事。没关窗,一只野猫而已。”喻文州如是说道。待侍卫走后,喻文州走到了窗前,那人早已经消失在夜色中,能回味的只有依然皎洁的月光。

与此同时,快速逃离的喻府的叶修连夜来到了黑活的店铺。

掌柜难掩震惊之色,像是摸金子一样捋了捋叶修拿来的一撮头发。

“这真是……看不出来啊。”掌柜赞叹道,“兄弟竟能完好无损的从喻府出来,不知那喻公子……”

“除了这一缕头发以外完好无损。”

“厉害厉害。”掌柜小心收起头发,“兄弟请等几天,待客人验货后就付赏金。”

“验货?”头发还能验货?

“雇主说,是不是喻公子的头发她一看就知。”

“……”这还真是蛮厉害的。

告别了掌柜,叶修就回了旅店,他担心哪天喻文州上街认出他来,便重新扮回了和尚并找了一家新旅店。

第二天,叶修拿着领到的定金去买一些干粮,以备旅途之需。

但有时事情就是那么巧,他刚出旅店走了不久,就和喻文州撞了个正着。

喻文州身边还围了一群书生,想来是一群文人雅士相约喝茶赏花。

天不遂人愿,纵使叶修百般祈祷喻文州忘了他这个和尚,可喻文州还是认出了叶修是他之前在城门口解围的和尚。

透过帽子间隙,叶修看见喻文州眼睛亮了一下,然后立刻朝他走了过来。

“师傅可还记得我。”喻文州行礼。

“当然记得,多谢施主当日解围。”事到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叶修同样行礼道。

“不知师傅要去哪里?”

“讲佛法。”叶修胡扯道。

“那正好,不知师傅可否与我们一同去阳春楼喝茶讲法。”

叶修是一万个不想去,更何况他这个假和尚……可是一点佛法都不会。可是又担忧喻文州生疑,叶修只得硬着头皮答应了。

“请。”喻文州不容叶修悔改,叶修一答应就把他往阳春楼请,身后那帮跟随的人见喻文州发话了,也都把叶修当成道行深的神人供着。

几人落座后闲聊了几句,这时,喻文州突然面露倦色,一位书生见状问道:“喻公子面露倦色,莫非昨晚没有睡好?”

众人顿时看向喻文州,各种关切。

“实不相瞒,昨晚有人潜入喻府,进了我的房间。”

抽气声此起彼伏。

叶修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看上去十分悠闲,仿佛这事儿和他一点关系没有。

“是谁?!竟如此大胆!”

“定要找到他处死才是!”

“喻公子财物是否丢失,还是受了伤?”

众人七嘴八舌的询问。

喻文州面露难色。

“其实……财物并没丢失,在下也并未受伤。”

众人一脸疑惑,不为钱不复仇,冒那么大的危险潜入喻府究竟为了什么?

喻文州此刻莫名露出了一点不好意思的样子。

“他企图……对在下做一些……不成体统的事情……”

“噗!”叶修一口茶直接喷了出来。

众人还在震惊居然有人去喻府采喻文州这只花,突然被叶修给吓了一跳,纷纷转头看叶修。

叶修故作镇定的擦嘴,说道:“那喻公子可要多加小心。”

喻文州一改以前的各种表情,笑眯眯的看着叶修,说道:“多谢师傅提醒,说起来见师傅的右手红肿,不知有无大碍。”

昨天晚上,在喻文州强大手劲的催残下,叶修右手手腕有些红肿,还没买膏药消肿今天就直接撞上了喻文州。

“阿弥陀佛,实不相瞒,昨日有一小贼,企图对贫僧……做一些不成体统的事情。”

除了喻文州,其他人各种惊愕。这年头不光喻文州这样的美男,连和尚都不放过。

话说这和尚长得是挺清秀的……

众人各种感慨,喻文州却加深了笑意,悠悠说道:“那师傅也要多加小心。”

是,我会小心你的。叶修一边想一边又喝了一杯茶。

评论(25)
热度(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