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燕sama

【all叶】和尚倾城(6)

·苏+ooc+无脑+傻白甜

·纯属缓解压力和撒糖写的

·请别较真QwQ

·应该不长尽快完结

·连更那么多天不给个回复_(:з)∠)_?


(6)
庆幸的是喻文州并没真让叶修讲佛法,几人闲聊了一会茶会就结束了。这期间,叶修就像个摆设,点点头,偶尔来了两句阿弥陀佛。

然而,好不容易熬到茶会结束,几人走出阳春楼,叶修刚要多谢款待并告辞就听喻文州对他说。

“我觉得我和师傅相见恨晚,如果师傅不介意,不如去我家小住,谈论一下经纶佛法?”

叶修震惊的看着喻文州。

这种表情在另外几个人看来是受到了喻文州赏识而激动的一时没反应过来,其他人各种羡慕嫉妒恨啊,纷纷恭喜叶修。

而叶修内心活动其实相当丰富,但绝对没有“高兴的不能自已”这一项。他只是觉得,喻文州这人太恶毒了,一场鸿门宴还不够,还要亲自拉他去虎穴。

更何况整场茶会,我和你说话总共不超过五句,是那句话让你觉得咱俩聊得来的?

“不知师傅意下如何?”喻文州还在等叶修回答。
“多谢喻公子赏识,贫僧还是……”

叶修话还没说完,喻文州就轻轻握住了叶修的左手打断了拒绝的话语。

叶修看着被握住的左手,脑子里一下子出来一句话:男男授受不亲。

好像有点不对?

喻文州“深情”的望着叶修。

“师傅见多识广,心胸开阔,如能得师傅点醒开悟,文州如得千金,还请师傅成全。”

话都说到了这份上,叶修再不答应就好像是不给喻文州面子了,再加上旁边的人也在劝他,进退两难之下,叶修一咬牙答应了。

他现在特别想把那几根头发给喻文州粘回去,要不是为了这几根头发他也不至于到这一步。

罢了,事到如今走一步看一步吧。

回旅馆拿行李,等叶修下楼时喻文州连钱都付了。看着那张笑眯眯的俊脸,叶修心想:你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拉我如虎穴啊……

于是,叶修正式入住喻府。

喻文州美其名曰“与师傅交流佛法”把叶修安排在了离他房间最近的那件客房。

然后叶修可怕的喻府生活就开始了。

早中晚午茶全都一起吃,连喻府老管事都震惊了,他从来没看见过喻文州对一个客人如此上心。

虽然喻文州并不特别爱食肉类,但至少每顿有那么一两道。

然而自打叶修来了,喻府顿顿吃素。

吃完饭喻文州就来叶修房里坐,这毕竟是人家屋子叶修也不能下逐客令,而且和喻文州单独待在一起,他动不动就问叶修一些问题。问的叶修脑袋疼,生怕露了馅。

为了摆脱独处,叶修说:“贫僧想出去走走。”

“在下陪同。”说着喻文州就站起来做出了请的手势。

叶修:“……”你不觉得咱俩粘的太狠了么?

叶修本来对着山水风景没啥兴趣,但是在喻文州的带领下愣是把喻府附近名胜游了个遍。

叶修惆怅了。他现在让喻文州弄得半夜都不敢偷偷出去放风,一想到喻文州半夜有可能敲他房门,说什么“在下半夜难眠,想找师傅谈心”或者什么“月色如此美好,不如一同喝茶赏月”

想想就可怕!!!

叶修觉得自己不能再坐以待毙了,照这个进度下去被戳穿是早晚的事情,甚至还会影响他找雪莲。

再三思虑之下,叶修趁着难得独自在房间,飞快的写下了一封信,走到窗边吹了一声悠长哨,远处一只鹰极速朝他飞来,稳稳落在了他肩膀上,摸了摸鹰头,将信绑在鹰腿上。

叶修看着宠鹰远去,叹了口气。

希望那人能来,如果那人能来他能省不少事情。

过了几日宠鹰回来了,带回了一封信。

叶修飞快的扫了一眼,满意的叹息一声。

万事俱备,只欠一个独自出去的理由了。

叶修废了好大的口舌才委婉的表达了他要会见一个友人,喻文州也同意了,但是在叶修临走的时候,喻文州给他整理了一下佛衣,喻表情十分温和,轻声说道:“早点回来。”

“谢喻公子记挂。”叶修心情十分复杂,但还是干巴巴的回复道。

“那么长时间了,师傅还叫我喻公子?”喻文州微笑着把叶修的佛衣扣紧了一点。

“……”

“文州……”

这一声喊完叶修鸡皮疙瘩从头起到脚。

喊亲昵一点本身没什么,但就是这个场景实在让人吃不消。

确定身后没有跟踪者后,叶修闪身转入了约定的旅店,跟着小二来到了二楼。

“你还知道给我写信!?”叶修刚进屋,对面人就冲他咆哮道。

只见对方怒气冲冲的拍着桌子,令人震惊的是他长着和叶修一样的脸,唯一能区分这俩人的的大概就是给人的感觉吧。

“老头子终于放你出来了?”叶修直接摘下了佛帽,撕下脑后易容的伪装,脱下了沉重的佛衣。

“父皇当然不会让我出来!你见过太子到处乱跑么!?而这该死的太子本来应该是你!!”对方控诉道。

“看,你哥对你多好,把江山留给了你。”

“谁稀罕!”

叶修约出来的这位正是当今太子叶秋,他的孪生弟弟。

当年叶修偷了他的弟弟准备好的离家出走的行礼出来闯荡江湖,因为用的是叶秋的通关文牒,其次担心叶修这个特殊的名字容易被找到干脆直接用了叶秋这个名字。

没错,嘉世的传奇人物叶秋真名其实叫叶修。

“话说你干嘛打扮成和尚?”叶秋平和了一下心情,问到。

“一言难尽。”叶修穿戴好便服,扎起了头发,“找你来陪我演出戏,我和喻文州有点……小纠纷,我觉得他现在已经怀疑我了。”

叶秋有点幸灾乐祸,那喻文州他听人说过,有名的精明。随后怒到:“我大老远跑来就演出戏?!”

叶修无辜的看着叶秋。

“不然你以为你有什么用?”

“你!”

叶修笑着看叶秋气的扭头不理他,知道之前江湖上说他死了,这个弟弟没少担心。

“你等会,我去给你买身行头。”叶修说着就离开了,把叶秋一个人留在了房间。

连夜赶来滴水未进,叶秋肚子已经在叫了,决定下楼要几个菜填饱肚子。

和小二点完菜后叶秋打算上楼等着,刚迈上一步,就听邻桌几人闲聊。

“听说了么,喻府的喻文州遇采花贼了。”

喻文州……

叶秋停下了脚步。

“真的假的?”

“千真万确,我有认识的书生,那日喻文州亲口说的。不过那采花贼没得逞罢了。”

“哎呀,这世道真是……”

叶秋听的一愣一愣的。他突然回忆起叶修那句“我和喻文州有点小纠纷”。

他走到那一桌坐下,和那几个闲聊的人打了个招呼,表示他想详细的听一下喻文州遇采花贼的事情……


等叶修拿着买到的衣服再次回到房间的时候,他看见叶秋面无表情的瞪着他。

叶修迷茫极了,心想他脚步够快的,怎么自家弟弟这个表情迎接他。

“怎么了?”

叶秋深吸一口气,问道:“哥,你和喻文州到底有什么纠纷?”

“没什么啊……”

关于他做黑活偷人头发这事他实在不想说。

叶秋又深吸一口气,看起来像是压抑什么一样。

“我听说喻文州半夜遇到了采花贼,是你吧?”

叶修无比震惊。

“你宁可相信谣言也不相信你哥?!”

“以你无耻的作风和六亲不认的作为我还是觉得谣言比较可信!”

“……”

叶修头一次被自家弟弟噎的哑口无言。

【高亮】关于叶秋重名问题番外会解释。

评论(14)
热度(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