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燕sama

【all叶】和尚倾城(7)

·苏+ooc+无脑+傻白甜

·纯属缓解压力和撒糖写的

·请别较真QwQ

·应该不长尽快完结

·你们吃粮不回复海燕sama不开心了_(:з)∠)_【矫情】

(7)

为了挽回自己的名誉叶修不得不详细叙述了一下事情的经过,然而叶秋还是一副半信半疑的样子,叶修也懒得在这费时间,趁着喻文州还没找来,赶紧和叶秋商量了一下计划并选定了场地。

喻文州现在感觉非常不好。因为他总感觉叶修在计划什么。平时叶修和他独处总一副恨不得赶快离他远点的难受样,这让喻文州觉得很有趣。可是自打叶修自己外出去见所谓的“友人”后就一副很平静的样子。

这不是好兆头。喻文州想。

到了晚上,叶修突然提议要出去走走,这让喻文州更加不安,但是出于一种难以言语的情感,喻文州还是决定陪同。

夜晚的城都十分安静,街道上只有晕开的屋内灯光和柔和的月光,两人很悠闲的一起走着,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

“这些日子多谢喻公子……”叶修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不说好叫文州么?”喻文州微笑。

叶修艰难的吞了口唾沫。

“咳……多谢你照顾,实不相瞒,贫僧有要事在身恐怕不能在此常住。”

“请问何事?”喻文州不依不饶。

“寺内方丈身体虚弱,贫僧此行目的其实是为了寻找千年雪莲。”

“很急?”

“十万火急。”叶修坚定的说,“而且贫僧明天就要动身了。”

“可是……”喻文州有些为难,显然他不想放叶修走。

就在这时,一个黑影从房顶一跃而下,正巧落在了街道中央。黑衣人看了一眼叶修和喻文州,然后再次跃起跑向黑夜之中。

喻文州在黑衣人出现的时候愣了一下,回过神来后立刻追了过去,匆匆对叶修撂下一句“师傅请在这里等一下”。

那黑衣人正是叶秋,在叶修的威逼利诱之下不得不打扮成那天割喻文州头发的叶修装扮,好让叶修摆脱嫌疑。

可是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说好的喻文州不会轻功呢!?叶秋一边跑一边在内心咆哮,匆匆看了眼身后紧追不舍的喻文州,心里叫苦不迭。

叶修也没预料到喻文州的轻功比他预估的要好,不过幸好他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为叶秋定制了逃跑路线,躲藏的地方很隐蔽。

果然,喻文州没有追上,只得返回找叶修。

叶修装作十分关切的样子凑上去。

“怎么了,喻公……额……文州?那黑衣人你认识?”

喻文州看叶修的眼神顿时纠结了起来,而这正是叶修想要的效果。

果不其然,喻文州想了一会儿,说道:“不知师傅可还记得那日我说有人闯入我家一事?”

叶修点头。

“其实在下一直以为那日的黑衣人是你。”

虽然这事就是他干的,但叶修还是做出了一副无比震惊的表情。

“当日,那黑衣人也像今天这般蒙着面,但是因为眉眼和师傅十分相似,文州做出了错误的判断,让师傅受了不白之冤,是文州的过错。”喻文州诚恳的说道。

这番话倒说的叶修有些不好意思了,有了一点愧疚感。

当然也就那一点。

“贫僧自出家就对红尘没有留恋了,自然不会惹尘事。”叶修语重心长的忽悠着,“明日贫僧就要启程,请喻公子照顾好自己,早日捉到黑衣人。”

“给师傅添麻烦了。”

喻文州行了一礼后抬起头认真的接着说道。

“所以为了补偿师傅,在下决定和师傅一同寻找千年雪莲。”

Excuse me?【黑人问号脸】

我那意思是咱俩可以分道扬镳了你却告诉我你要和我走天涯?

“可这……”叶修被这奇怪的剧情走向弄得目瞪口呆。

“师傅不必再劝,文州心意已决。”

“……”

“路上和师傅也能有个照应,到了重要关卡也不用文牒就能通过。”

道理叶修都懂,毕竟是丞相的小儿子,别说其他城都了,就连皇城估计都没人拦他。再者别看喻文州是个丞相公子,武功却也是佼佼者了。

但是……但是不行啊!!!叶修崩溃。

“文州你听我说……”叶修一着急连贫僧都自称都忘了,“这一路上十分艰难,还可能有危险,我一和尚无所谓,伤了你就是大事了。”

喻文州表情柔和下来,声音低沉,带着让人心跳失衡的魔力。

“文州心甘情愿。”

也许是月光太过柔和,又也许是微风有些撩人,叶修觉得自己脸似乎被点着了,有些手足无措起来,立刻看向了别处。

半晌,压着帽子的叶修说道:“随便你吧……”

喻文州露出了笑容。


第二天,两人告别喻府絮絮叨叨的管事离开了城都去往下一个城都(一个又一个城都),去下一个城都要走不少山路,两人放弃了骑马继续步行。

有人陪伴多少能缓和旅行的寂寞,但是因为担心和尚身份暴露,叶修不能摘下帽子只能每个晚上装作打坐的样子倚着树。

然后喻文州表示看叶修每晚打坐他也想试试,然后就和叶修一起倚着树睡……

结果有一天早晨叶修发现自己醒来时头枕着喻文州肩膀……

叶修不由得庆幸喻文州没醒。

一路上喻文州对叶修可以说是各种照顾,一点也不亚于在喻府,叶修觉得他是因为自己误会叶修是黑衣人觉得抱歉而各种体贴,这逼得叶修好几次险些告诉喻文州他就是那个黑衣人。但考虑到和尚的身份会被拆穿只得承受这种“体贴”。

当然,喻大公子究竟是因为歉意还是另有打算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几天后两人进入了深山,翻越这座山就可以达到下一座城都。想想几天后就可以单独一人在床上睡,叶修还有点小激动。

可是天不遂人愿,总是有事情打断叶修与床的相逢。

两人走到树林深处时叶修突然停下了脚步,向左看去,表情有些意外。

“怎么了?”喻文州问。

叶修没回答,皱着眉看向树林深处。

“累了?”喻文州说着就回头放下包袱,以为叶修累了想休息会,但一转头身边哪还有叶修的身影。

“叶修?”喻文州愣了。

回答他的只有风吹树叶的沙沙声。

对于杀气叶修比任何人都敏锐,他感受到了深处的杀意,而且这如刀磨过般的杀意他很熟悉。

是嘉世麾下的职业杀手。

叶修用最快的脚步来到了战斗所在地,躲在一块巨石后,此处是一个悬崖,一个英俊男子被6个嘉世的杀手围住。

男子身上伤痕累累,却没有致命伤,此刻靠剑撑着半跪在地上。看样子嘉世是想活捉而非刺杀。
其中一位杀手抬起刀。

“和我们走一趟吧,周泽楷。”

评论(26)
热度(4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