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燕sama

【all叶】和尚倾城(9)

·苏+ooc+无脑+傻白甜

·纯属缓解压力和撒糖写的

·请别较真QwQ

·应该不长尽快完结

·进击的七月啊_(:з)∠)_

(9)

救人当然是排在首位的,更不要说这周泽楷还是大将军的独子。

寒毒说起来也好解,只要配好药,好好调理一段日子就可。而凑巧的是叶修曾经解过这种毒,所以在把周泽楷带离树林的过程中他看见需要的药材就顺手薅走了。

可是等他一抬头,看见喻文州若有所思的看着他,吓得叶修一路上赶紧乖乖赶路。

周府在最近的城都,两人加快步伐,并在大道上坐了马车所以很快就到了。

找不到周泽楷,周府上下都急坏了,所以当叶修和喻文州把周泽楷送过去的时候,周府老管事感谢得痛哭流涕。

周家家大业大,找个好郎中解寒毒应该不是难事。所以叶修本来是想把周泽楷放下就去打听雪莲的消息。

可天不遂人愿,在马车上时叶修小憩了一会儿,手搭在了周泽楷身上,结果醒来的时候,叶修发现周泽楷死死的抓住了他的手腕。到了周府,两个家丁合力愣是没解救出叶修的右手。

管事对此无能为力,而且就算叶修不求回报,丞相之子喻文州也是要好好接待的,于是顺水推舟把叶修和喻文州留在了周府。

“如果叶师傅不介意的话,我家公子就和您共寝几日,等到公子醒来松手再给您安排上房如何?”老管事十分恭敬的说道。

周泽楷现在昏迷不醒,叶修觉得睡在他旁边自己和尚身份大概也不会暴露,刚要答应就听喻文州说。

“不用了,请安排一个软垫,我家师傅晚上喜欢打坐。”

在老管事的思维中,半夜不睡觉只打坐的和尚都是高僧,所以对叶修也更加恭敬了起来。

而叶修忍不住哀怨的看了一眼喻文州。

到手的床飞了。

也许是这一眼太过明显,喻文州趁着老管家没注意凑到叶修耳边。

“那么想睡他身边?”

温热的气息骚扰着叶修敏感的耳朵,让他一时有些心醉。回过神来,叶修飞快拉开了和喻文州的距离,把头摇成了拨浪鼓。

“那么喻公子这边请,已经为您准备好上房。”

喻文州刚要表示感谢,叶修平静的开口了。

“不用了,请安排一个软垫,喻公子有晚上陪贫僧打坐的习惯。”

喻文州失笑,老管事迷茫。

最后还是老管事实在,先是安排喻文州去了上房,又托木匠把一张长桌子改造了一下,可以安排在周泽楷房间,铺上软垫,这样叶修既可以打坐,累了也可以躺下。

可是喻文州就算有了自己的房间也赖在周泽楷房间不走。到了用晚膳的时候,因为叶修掌握在周泽楷手里,所以老管事把饭菜送到了周泽楷房间,可喻文州“体贴”的表示为了避免麻烦,干脆他也在周泽楷房间吃好了。

老管事:“……”

其实拿左手吃饭对于叶修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喻文州再次体贴的表示叶修此刻行动不便还是他亲自喂吧。

于是猎奇的一幕诞生了。

喻文州耐心的一筷子一筷子的喂,叶修蛋疼着一张脸小口小口的吃,周泽楷死死抓着叶修右手腕躺在床上呼呼的睡。

就算是周家老管事,见过大世面,也从来没遇到这种情况。

别看场景很独特,但仨人配合还是很好,该喂的喂,该吃的吃,该睡的睡。

最后老管家表示:你们开心就好(心累)……

过了两三天。

在叶修的解毒药方和几位郎中加入的补药的作用下,周泽楷终于睁开了眼睛。

“公子你醒了!!!”老管事十分激动。

“周公子你终于醒了!”叶修也十分激动。

不过区别在于,老管事是庆祝周泽楷劫后余生,而叶修是在庆祝自己的右手重见天日。

可是逐渐清醒的周泽楷并没放开叶修的右手,只是放松了力道,侧过头,看着叶修的眼里隐约闪着光亮。

“谢谢。”周泽楷真诚的说。

不得不说被这么一美男注视确实很长脸,叶修也表示不用客气,委婉表示可不可以松开他。

周泽楷看上去有些不舍,松开了叶修。

趁着周府的人都冲过去照顾周泽楷,叶修赶快退到后面甩了甩自己一路备受摧残的右手。

“既然少将军已经醒了,那我们就告辞了。”喻文州说。

还没等老管事出来挽留,周泽楷一下子从床上直起身。

“不行。”

“哦?”喻文州笑意更深。

“没有报答。”周泽楷看向叶修。

“拔刀相助是应该的,我和叶师傅不求回报。”

不知为何,喻文州话说的很轻,那个“和”字却意外清晰。

“不行。”周泽楷认真的说,“一定要。”

气氛有些凝固。

老管事突然一拍脑门。

“哎呀,你看我年纪大了,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忘了!还请喻公子和叶师傅留步。今天早晨传来消息,为了感谢两位对我家公子的救命之恩,也为了显示皇恩浩荡,当今太子将光临周府,答谢两位恩人。”

叶修的表情凝固了!

“太子……”喻文州倒是十分有兴趣,“当今太子对大臣们一直闭门不见,甚至连名字都未曾公布,怎么这次突然……?”

老管事忍不住喜滋滋的说:“我家将军在边境有些事务,公子出事也没能抽身回来,一是皇上垂爱,二是为了让将军安心。真是皇恩浩荡啊。”

后来老管事又觉得在喻文州面前说皇上垂爱大将军有些不妥,赶忙表示等将军回来定去亲自丞相府道谢。

喻文州倒是不在乎这些,表示既然是皇上的命令那我们就多打扰几天,反正他们也会在这个城都逗留,打探雪莲消息,住哪都一样。

“怎么了?”

喻文州一侧头,看见叶修面无表情,以为是他一和尚要见太子紧张,安慰道:“只是和太子客套几句,我帮你,不用紧张。”

叶修僵硬的抬起头,说道:“谢谢。”

但其实他心里想的是……

我不紧张看见太子,但是我紧张你看见太子!

评论(19)
热度(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