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燕sama

【all叶】和尚倾城(10)

·苏+ooc+无脑+傻白甜

·纯属缓解压力和撒糖写的

·请别较真QwQ

·这个人诈尸了,因为想吃肉


(10)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叶修最近心不在焉。

喻文州和周泽楷轮番询问叶修原因,得到的答复都是……

我紧张。

而实际情况,叶修确实很紧张!因为这变故来得太快他一点准备都没有!

等叶秋来的时候把喻文州绑架出去?

不,先不说绑架喻文州整个城都都会炸了营,就说再用蒙面的样子接近喻文州两次,就足够这个人精认出他来。

至于绑架叶秋……

叶修黑线。这比第一个还不靠谱,他还没沦落到绑架自己弟弟的地步。

随着太子到来的日子越来越近,叶修急得焦头烂额,甚至偷偷准备了行李,打算自己跑路,大不了他绕远点去下一个城都打听消息。

可是上天还是眷顾叶修的,转机来得很快。

这天,喻文州收到了家书,神似丞相府出了点事情要他回皇城一趟。

“你要去皇城?”叶修极力压抑自己的喜悦,语气平静的好像再说“你要回房间”一样。

喻文州难得露出了有些头疼的样子。

“只是点家事,皇城离这也近,我大概两三天就回来。”

别两三天啊!你五六七八天再回来也行啊!

虽然心里是那么想得,但叶修不能说出来,象征性的回复道:“哦,路上小心。”

叶秋有专门的路线,和喻文州碰头的几率很小。

“不过估计太子马上就会来了,如果太子再在这里住几天,我大概也能见到他。”喻文州抿了口茶。

不,我不会让你有这个机会的。叶修默默的想,同样抿了口茶。




转天喻文州就骑马动身了。

看着喻文州远去的背影,叶修觉得自己心情从没那么舒畅过。当天晚上连饭都多吃了不少。

周泽楷虽然很喜欢看叶修吃的脸颊鼓鼓的样子,但是因为生病他已经几天没有练剑了,只得放弃了戳戳叶修脸蛋的想法乖乖去了后院。

酒足饭饱后,叶修打着小小的饱嗝去后院走走,消消食。

周府后花园很大,用心培育的应季花卉此刻因是夜晚呈现出一种含苞待放的状态,空气中淡雅的花香沁人心脾。

吃的太猛又没有喝茶,叶修开始觉得有点口渴,正想原路返回去喝点茶时看见了后院石桌上的葫芦。

在叶修的世界里,葫芦里装的是水,其实叶修有个世人不知的秘密,他的酒量和武功呈反比,在嘉世的时候,曾经的搭档替他挡下了所有酒局,平时给他的葫芦里都是水,后来收留他的寺院葫芦也是装水的。

所以他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一种叫做酒葫芦的存在。
估计也没人敢在周府里下药,叶修渴的急,直接拔开盖子一口闷。

这酒是有人送给老管事的,口味淡,酒性低,对一般人来说不容易醉,比较适合老管事。本来老管事想拿到房间,结果家丁跑来告诉他有人打碎了茶具,他又着急去看看,就顺手把葫芦放在了石桌上。

可是已经太晚了,叶修喝到一半换气时咂了咂嘴才觉得不对劲。头晕感和酒味一同涌上来。叶修开始觉得喉咙和胸口都在燃烧,烧的他头晕,身形也开始不稳。他既没像曾经喝醉那样一头倒下去,又晕的厉害。

世界在叶修的眼中摇晃。




周泽楷正在后院专门开辟的地方练剑。安静的气氛,专注的眼神,灵巧的姿态,挥舞的剑声构成了一副有声有色的画面。

然而,陶瓷破碎声打破了这一美好。

这一声实在有些刺耳,周泽楷也停了下来,虽然练剑的时候要做到心无旁骛,但他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说白了他总担心叶修。

想到什么就去做什么是周泽楷的习惯。他收起剑,往声源方向走。

从远处周泽楷就看见了背对着自己站在石桌前的叶修,走近就看见了地上摔碎的茶壶。

一个茶壶周泽楷不会放在心上,只是叶修看上去有点不对劲啊……

只见叶修身形在微微摇晃,手里紧紧抓着一个葫芦,背对着周泽楷不知在干什么。

“叶师傅?”周泽楷走过去,想碰叶修的肩膀看他是否有事。

结果人还没碰到叶修倒是直直往前倒!

周泽楷一惊,赶紧伸手勾住叶修的腰把他转过身来。

叶修软倒在周泽楷臂膀下,靠着腰间手臂支撑着身体,脸上泛起酒晕的潮红,皱着眉,小口小口的呼吸着,身体随着呼吸一颤一颤的,软乎乎的样子十分勾人。

老管事给叶修准备了另一种佛帽,就像头巾一般,叶修也就放弃了碍事的竹制行帽,也多亏这头巾,叶修才能躺在周泽楷肩窝处而不被帽子碍事。

俩人距离那么近,周泽楷当然闻到了酒味,拿起叶修攥在手里的葫芦一闻,也是淡淡的酒香。

仿佛一个大大的问号出现在周泽楷头顶。

和尚……可以喝酒的?

正当周泽楷疑惑的时候,叶修似乎觉得这姿势有点难受,发出了不耐烦的哼声。周泽楷赶紧把叶修往石台上抱,轻轻拍了拍叶修的脸想让他清醒一下。
叶修十分勉强的把眼睛睁开两道缝,呆滞的看着周泽楷。

“还好么?”周泽楷压低声音安抚道。

叶修仍然一脸呆滞满脸迷茫。

看这样子是喝醉了……周泽楷想。刚托起叶修的腰想扶他起来,叶修突然自己一撑身体对着周泽楷就去了。

周泽楷看着猛然离近的脸一惊,下意识往后躲,可是这个举动似乎惹恼了叶修,他抬起手胡乱挥动着最后捧住了周泽楷的脸。

制服一个醉鬼对周泽楷可以说是易如反掌,但是现下,周泽楷反倒是被人定住一般,呆呆的没有反应。

眼前乱晃的人影终于被自己抓住,叶满意的只哼哼,脸慢慢的凑上前。

周泽楷仍然呆滞状,他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事实上这种时候他脑子里根本就是一片空白,许是花香四溢,又或许是酒香醉人,明明喝醉的不是他,他却有点头晕。

距离越来越近,彼此的呼吸纠缠在一起,酒味和淡淡的体香刺激着周泽楷的鼻腔,他情不自禁额半闭起了眼睛,托着叶修腰部的手不自觉的闭合着,等待着柔软的到来。

然后……

然后叶修腰一软,以一种诡异的姿势一头栽在了周泽楷的胸前。

【感谢大家】我觉得还是更更文看看评论比较缓和心情,谢谢支持(^_^)

评论(16)
热度(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