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燕sama

【all叶】和尚倾城(11)

·苏+ooc+无脑+傻白甜

·纯属缓解压力和撒糖写的

·请别较真QwQ

·这个人诈尸了,因为想吃肉

(11)

叶修醒来后发现自己四仰八叉的躺在周泽楷的床上。

虽然他头疼的要死,而且有点恶心反胃,但这并不影响他的判断。

叶修坐起身,发了一会呆,努力回忆昨天晚上自己到底干了什么。

好像自己误喝了酒,然后有点晕,朦胧中好像看见了烟斗,但是它总晃,等自己终于抓住了烟斗,刚要吸一口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嗯。叶修点了点头。可是这和他在周泽楷床上有什么联系?

正当叶修努力回忆时,周泽楷正巧端着一碗粥进了房间。见叶修醒了有些意外。

“好了?”

“呃,还好……”

说实在的,叶修还是头痛,也不和周泽楷客气了,端过粥就开始喝。白软的米粥,米香与菜香完美融合,极大的缓解了叶修胃口的不适感。周泽楷就坐在一边看着叶修喝。

等喝完了大半碗粥,叶修精神也好些了。和周泽楷相处这么长时间,与喻文州那个人精不同,周泽楷完全就是一个听话的后辈,纵使家室惊人,也小有成就,但并不傲气,对于这样的后辈,叶修还是十分赞赏的,平时交流也随意了些。

“贫僧昨天晚上误喝了点酒,没乱说什么吧?”

周泽楷身形明显一顿!

短暂僵硬后,周泽楷飞快的说。

“没有。”

“……”

“小周,没人告诉你你不擅长撒谎么?”

小周这个称呼是两人达成共识的,虽然这样称呼一位少将军有些不妥,但两人到都不在意这个。

“没有。”周泽楷坚定的说。

“好吧,总之我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别介意……”叶修接着喝他小半碗粥,喝完了决定去外面走走,就离开了房间。

叶修离开后,周泽楷仍然坐在椅子上,看上去有点失落,不知叶修是真忘了昨天晚上他做了什么,还是在装傻,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很介意……”



又过了两天,太子终于进了城都。

探路的人早早就来了消息,说太子还有一个时辰就到。

老管事激动坏了,各种布置各种迎接,唯恐太子不满意。

而比老管事还激动的是叶修。纵使这里没有喻文州,但长眼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他和叶秋长得相似,容易让人怀疑,临时易容自己的容貌已经不可能,那就只能在叶秋身上动手了。

叶修谎称出去求经作为礼物赠给太子,实则抄了近道,爬上高楼一个翻身从小窗进了太子的马车。
叶秋受到了十万点惊吓!他差点叫出来!

“你怎么在这!?”叶秋问。

“幸好你这窗户够大,不然我还进不了。”叶修说。

“等等,你不去找什么雪莲了么?”

叶秋话音刚落,一把散发奇怪味道的软泥直接拍到了他脸上。

“喂!你干嘛?”

“小点声,给你易容。”

“啊!?”叶秋抹了一把额头的假血,“易什么容?”

“我怕周泽楷觉得咱俩像。”

“你和周泽楷又是怎么搅和到一起的?!”叶秋瞬间炸了。

“我救了周泽楷,万一一会儿他们觉得咱俩长得像我说不清。”

“……”

自在皇城听说有个和尚救了周泽楷,叶秋就有种不好的预感,因为直觉总让他觉得是自己那个混蛋哥哥,但是想想又觉得天下和尚那么多,不一定是他。

现在看来在他哥这件事上,他真的需要相信自己的直觉!!

话已至此叶秋也就不再挣扎,任由叶修往自己脸上缠绷带。

毕竟有随行的太监和侍卫,也不能把叶秋化得太过,只能弄些假伤口缠些绷带了。

等一切准备就绪,叶修溜回周府假装迎接太子。
而叶秋下车后的造型吓倒了一片人。

只见叶秋右眼缠着布带,但是透出了鲜血的红色,嘴角也青了一块。

随从顿时跪倒一片,哭天抹泪的说自己伺候不当,求太子饶命。

叶秋只能表示这是他自己不小心,不碍事。趁人不注意瞪了叶修一眼。

叶修耸耸肩,表示他也没想到最终造型那么……特别……

但是俩人看上去还是有些像,叶修故意躲在周泽楷身后,防止被叶秋身边随从看见。

繁复的礼仪过后,叶秋就顶着那么奇怪的造型和周泽楷以及叶修谈话。

谈话内容无疑都是官腔,询问周泽楷的身体,表示皇家对周家的重视之类的。

可是周泽楷也不说话,却痴痴的看着叶秋,一脸的向往。

这目光把叶秋看毛了,他忍不住看叶修,用眼神问他周泽楷这是什么意思。

叶修表示无能为力,他也不知道周泽楷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裹成这样都能一见钟情?

正当俩人迷惑之时,周泽楷仿佛当叶秋完全不存在般转头,期待的看着叶修。

“还俗。”

“啊?”叶修迷茫。

“还俗,变成他那样。”周泽楷一脸向往。

“额……”叶修顿时无语。

叶秋在对面狠狠的抽气,起身表示他想和这位救了周泽楷的师傅聊聊佛法。

然后两人就出了房间。

一出房间叶秋就炸了。

“他什么意思?”叶秋指着周泽楷的房间,质问叶修。

“什么什么意思?”叶修装傻。

“让你还俗是什么意思?”

“呃……也许是想大鱼大肉的犒劳我?”

“什么大鱼大肉!?我看他分明是想以身……!”

叶修抬手拍在了叶秋脸上,把叶秋那还没说出口的以身相许四个字塞了回去。

“那么大人了,话别乱说。”

叶秋不满的哼哼着,也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叶修也是一阵心烦,抬头看了眼窗外。

然后叶修就凝固了。

叶修只愣了那么几秒,然后飞快的把叶秋往另一个窗户推。

“你要干嘛?”

“快,从窗户出去!”

“你让我一个太子从窗户出去?!而且我刚来就让我走,凭什么?”叶秋顿时怀疑叶修脑子被门挤了。

叶修表面冷静,但慌乱的动作已经出卖了他。只听他语气毫无起伏的说。

“因为喻文州回来了。”

“……”

评论(16)
热度(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