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燕sama

【魔污集试读·喻叶】《匹诺曹的诅咒》

·魔污集预售即将结束放送!

·感谢支持!感谢喜爱!❤

·老文重发

————————————————————

【喻叶/all叶】《匹诺曹的诅咒》【上】

【产品名】匹诺曹的诅咒·草莓味

【状态】液体

【作用】食用此产品者无法说谎。

【版权】海燕工作室荣誉出品

叶修:“什么鬼……”

叶修此刻在初升的晨光下看着半夜被他一口闷下去的饮料瓶。

半夜迷迷糊糊醒来觉得口渴,朦胧间看见床头柜有一个饮料模样的东西,拿过来就一口闷然后呼呼大睡,结果睡得并不安稳,脑袋里嗡嗡直响,使得他很早就醒了。

“噱头么……”叶修又看了一遍饮料瓶上的说明书,砸砸嘴还能感觉到浓郁的草莓味。

醒都醒了叶修就决定起来吃早点,他的早起无疑让不少人觉得吃惊。

张新杰推推眼镜,问:“怎么起那么早?”

“没睡好。”叶修回答,随后笑道,“这不是为了让我们的奶爸轻松一点么。”

张新杰没说什么,和叶修一起进了食堂吃饭。

老实说这感觉挺奇妙的,毕竟哪次不是张新杰咣咣凿门才能喊醒叶修啊。

今天早起的人倒是不少,最先看见的是穿着粉红色衬衫的张佳乐。其实张佳乐穿这颜色挺好看,配着小辫子也挺帅的。

张佳乐先是震惊了一下叶修难得的早起,但随后又苦大仇深的看着他。凭他对叶修的了解他一定会调侃他这身衣服。

果不其然,叶修张嘴了,他刚想说“打算变花啊乐乐”但是话到嘴边却消失了,叶修一下子说出了他的心里话:“这身挺帅啊,乐乐。”

张佳乐:“……”他有点不敢相信这是叶修说的,短暂的震惊过后变成了莫名的不好意思。

张新杰莫名其妙的看了叶修一眼。

叶修揉了揉太阳穴。

大概昨天晚上没睡好让脑子也迷糊了吧。

没理会这小插曲,叶修来拿早饭,前面是周泽楷,看见叶修后也是同样的意外,但还是说道:“早。”

“早,小周。”叶修回应道。食堂阳光正好,照在小周身上尤其突出他侧脸硬朗的线条,这让叶修莫名想起了苏沐橙最近看到电视剧,女主问男主吃什么,男主说吃你一类的场景。相比电视剧里那歪瓜裂枣的男主,队里的周泽楷才真正诠释了“秀色可餐”啊……

叶修想到这的时候,正巧周泽楷侧身问他吃什么,叶修的嘴就像不受使唤一般脱口而出:“吃你。”

那一瞬间,张新杰刚要接过自己的餐盘,可因为叶修两个字而在空中360度完美旋转落地。

叶修看着周泽楷震惊的瞪大那漂亮的眼睛以及张新杰反光的眼镜还有因为被张新杰扣了盘子的声响而安静下来的其他人,顿时觉得后背发麻。

他一会儿一定要回去睡一觉。

“我是说……”叶修圆场道,“我要枣泥馅的小馒头。”

然而张新杰和周泽楷满脸的“我觉得我刚刚听到的不是这个”。

叶修努力仿照方锐,用他那所谓“真诚”的目光与那俩人对视,最后那两个人败下阵来,权当自己刚刚幻听,张新杰不得不向工作人员赔礼道歉,再要了一份早点。

叶修早点吃的味同嚼蜡,因为他发现张新杰,张佳乐和周泽楷三人从不同方向偷偷看他,这让他有种被监视的感觉。

到了训练室,叶修坐在椅子上稳定心神,做做手操。这时喻文州进了训练室,似乎想让他看一份文件。

“前辈,我觉得这里需要改一下。”喻文州把资料放在叶修面前,一只手手很自然的撑着电脑桌,另一只手搭在了叶修的椅子背上。这个姿势基本就是把叶修环抱在怀里,彼此间距离相当近,呼吸都感觉得十分清楚。这样近的距离让叶修有点不适,打断了喻文州说:“文州,你能稍微离我远点么?”

喻文州一愣,随后意味不明的微笑问:“为什么?”身体却没移开丝毫。

叶修的嘴巴在短短的不到一个小时内再次摆脱大脑使唤脱口而出:“因为我觉得呼吸困难。”

天地良心,虽然觉得呼吸困难是实话,但是他本想调侃说的是“你离太近会让我觉得你是个基佬”。

喻文州的目光顿时幽深了起来,却没直起身,反而又凑近了点,目光如同捕食猎物的豹子一样继续问到:“为什么会呼吸……”

还没等他问完,叶修蹭的一声站起来了,飞快的说道:“我想去趟厕所,有事你自己看着办吧。”

下一秒叶修几乎是逃一般离开了训练室。因为直觉告诉叶修,他要是再坐在那里不动保不准他一会儿蹦出来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来呢。

喻文州看着叶修离开的背影,加深了笑意。

说道国家队里谁不能少,那当然是居家旅行必备的王杰希,小病小灾找王杰希还能淘点偏方。

于是叶修决定去找王大眼要点能安神的东西。有时事情十分赶巧,他一出门没走两步就看见正要进训练室的王杰希,于是一副看见亲人一般冲了过去,结果没刹住车,直接把王杰希按在走廊墙壁上。

王杰希:“……”

他对于如此热情的叶修一时有点接受不能。

两人间的气氛顿时诡异了起来。

叶修不动声色的收回了按在王杰希手臂边的手。王杰希干咳了一声想要说什么转移话题时,半路有杀出来个孙翔。

孙翔见这俩人站在那里不知在干什么,古怪的问到:“你们俩在干嘛?”

“我们俩在壁咚。”

第四次,叶修的嘴毫不掩饰的把刚刚发生的事情诚实的说了出来。

这下,三个人之间的气氛更加诡异。

孙翔一时间怀疑自己的耳朵,又问:“你再说一遍你们俩在干嘛。”

然后,叶修就听见自己的嘴非常听话的一字一顿的把刚刚的话重复了一遍:“我说,我们俩刚刚在壁咚。”

王杰希看叶修已经像在看另一个人。

叶修在心里抹了把脸,飞快的拉起王杰希对孙翔说:“我找大眼有点事,你快训练去。”

都壁咚了还能聊哪门子事!

一种愤懑一下子冲上了孙翔头顶,他不由分说的拉住了叶修的手臂把他往反方向带,说道:“我找你有点事。”然后瞪了一眼王杰希,凭借着年轻人的蛮力不费力气的拉走了叶修。

“嘿!我说你这孩子抽什么疯?!”叶修企图掰开孙翔的手但是失败了,怒道。

“你想干嘛去?”孙翔没松手,不耐烦的问。

“我要去找大眼。”叶修的嘴说。

王杰希,王杰希,王杰希,那个王杰希有什么好?!

“你找他干嘛!?”

“我有点事和他商量。”

“有事还不能和我说?”

“有些事和你说不清。”

叶修发现他的嘴就和自动回复一样把他心里的实话流水一样说了出来,基本孙翔问一句他答一句。

不知哪句话戳到了孙翔的怒点,他吼道:“所以你能商量事情的只有他们?在你看来我就只算是你的一个队友?一个一天到晚围在你身边的孩子?”

叶修特别想阻止自己的嘴,但它仿佛已经脱离叶修意志之外了。

“我从没拿你当孩子,一开始我确实认为你没资格操作一叶之秋,而且你之前又自大又孩子气,但是你把一叶发展的很好,而且又真心经营这个号。说实在的,我挺喜欢现在你的。”

孙翔彻底没声了。

叶修觉得他这辈子的脸大概都丢在这里了。

 

【中】

“嗯……”孙翔发出了意味不明的声词,似乎不知该说些什么。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耳朵传来的热度。

“你说真的?”孙翔有点不知所措,抓了抓头,忍不住想确认一下。

不——我胡说的——!叶修在心底呐喊着,但嘴巴依然诚实的说出了他的心里话:“是……”

叶修隐约看见他和孙翔周围冒出了粉红色的泡泡。

这也太吓人了……叶修想。

“咳……我还以为你一直讨厌我来着……”

叶修面无表情的放任自己的嘴继续说着实话:“一开始也没很讨厌,就是觉得你这孩子太熊。”

“什么叫做太熊啊!?”孙翔怒。

“行了,我有事先走了,你快训练去。”

叶修刚转身就又被孙翔转过来了。

“又去找王杰希?”孙翔皱眉。

“不。”叶修淡淡的回复道,“你让我充分认识到了这件事找王杰希没有用。”

然后叶修就在孙翔莫名其妙的眼神下毅然决然的回了自己房间,最后从垃圾桶里找出了被自己随手扔掉的匹诺曹的诅咒。

“这玩意要怎么解除啊……”叶修头疼的摇着空瓶子,把上面的信息反复看了几遍也没什么头绪。

等他找到了这个“海燕工作室”一定要报警把这个祸害人的工作室关闭了!

问题现在他该怎么办!!!

头疼之际,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叶修?你在房间里么?记者已经到了。”

喻文州的声音从门对面传来。

天……记者……

叶修深深的把头埋在了枕头里。他把记者完全的忘记了。

本来嘛,这种普通的例行采访随口说说糊弄一下就过去了,谁会真放在心上,但是对于现在的他,搞不好采访的时候连战术都能吐露出去!

叶修打开了门,喻文州一见叶修头发凌乱表情阴沉,不确定的问:“紧张?”

虽然他不认为这两个字会出现在叶修身上。

“嗯。”叶修的嘴巴接着叙述出了叶修的内心,不过叶修本来也没想掩饰,因为他的确很紧张。

他特别担心自己一会儿把战术说出去!

记者显然已经迫不及待了,举着话筒在走廊里等着叶修,远远一见叶修和喻文州走来,转身对摄像机说了几句开场话。

“您好叶神!”小记者激动的说,“请问您现在的心情如何?”

叶修:“很糟糕。”

喻文州看了叶修一眼。

小记者丝毫不介意,激情澎湃的接着问:“作为领队您的压力一定很大吧?”

叶修:“作为领队我压力不大,但是我的嘴现在很有压力。”

小记者理解成了叶修最近上火,口腔溃疡想快点结束采访,马上贴心的说:“当然叶神,我们的采访不会耽误您很多时间的,还请一定注意休息!”

我想我是好不了了。叶修悲伤的想。

接下来就是提问环节,叶修眼神空洞的看着摄像头,摄像头在他看来就如同黑洞一般,因为现在……是直播。

他一会儿但凡说出去点不该说的,老冯的心脏可就热闹了。

不过小记者还是非常良心的,提出的问题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本来就不需要掩饰的问题,配合自己只说实话的嘴,叶修回答的还算是恰当,他也渐渐放松了下来,隐约觉得小记者身后仿佛长出了两只小翅膀。

不过这种幻想很快就消失了,因为小记者最后一个问题戳中了叶修的死穴。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小记者扬起音调,“您和拳皇韩文清一直以宿敌关系相称,那么在战场之外,您对韩文清有怎样的看法呢?”

这种问题其实非常好答,“他是个令人尊敬的对手”“和他对战很开心”这种客套话说说就能过去,记者们其实也都明白,不会在这种问题上为难他。

但碰巧这种问题就是不适合现在的叶修!

叶修只能顶着一张生无可恋的脸,把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去。

“我觉得吧,老韩这人太死板了。”

小记者一愣,喻文州直直的看着叶修。

叶修的嘴继续说道:“又固执又倔,一天到晚恨不得把我逼死在游戏里才甘心,你说,都是老人何必为难老人?而且一天到晚一副我很不高兴的样子,赢了也不高兴,输了更不高兴。一天到晚皱着眉头恨不得吸遍天下所有人的钱包。”

小记者已经目瞪口呆了。

大神,这可是直播!你和韩文清又什么仇什么怨私下解决不好么!?

“但是。”叶修语气突然放软了,当然这是诅咒的原因,他本人现在恨不得晕过去,“我的荣耀里不能没有他。”

一句话,说的整个走廊寂静无声,记者和摄像师傅都是一副惊奇的表情。

叶修的嘴似乎还想继续说什么,但身后的喻文州在摄像头照不到的地方猛的掐了一下叶修。

别说,这招还很管用,叶修因为疼痛立刻就闭嘴了。喻文州趁机上前,对话筒淡淡的说:“感谢大家支持,但是今天的采访已经到了时间,一会儿我们还有训练,我们会努力在战场上创造辉煌,谢谢。”

然后不顾身后的记者和摄像头把呲牙咧嘴的叶修拉走了。

小记者还是一副缥缈的样子,全然忘记了现在是直播,弱弱的问:“刚刚……那算是真情表白么……”

为什么觉得刚刚喻文州不大高兴的样子?错觉么?小记者想。

与此同时,正巧在看直播采访的韩文清隔着屏幕被老对手先是灌了酱油后又猛的塞了一大口糖差点没噎着。

再回到叶修那边,他被喻文州拉回了房间,揉着腰侧抱怨道:“文州你下手太狠了。”

喻文州依然微笑,但是看上去颇有种皮笑肉不笑的感觉。

“没想到你对韩文清想的挺多。”喻文州淡淡的说。

一想到那句“我的荣耀里不能没有他”他就想呵呵。

叶修干笑两声。

喻文州叹了口气,苦笑说:“你这一上午到底怎么了,态度那么反常?”

也许是因为喻文州眼底的关切动摇了叶修,他觉得他是该找个人商量一下了。

于是他拿出胶带,抽出了一大块趁着喻文州没反应过来贴在了喻文州的嘴上。

喻文州一惊,刚想把胶带拿下来就被叶修制止了。

“你听我说文州。”为了防止喻文州问话打断他,叶修不得已把喻文州嘴封上,“我昨天晚上喝了一瓶奇怪的饮料,那玩意弄得我现在对于其他人的问题都只能说实话。”

喻文州安静了下来。

“所以这段日子你让其他人理我远点,别问我乱七八糟的东西,采访你去,总之等我找到怎能解除之前不要问我事情,明白么?”

喻文州点点头,叶修松口气,想着一会他就可以专心研究怎能解除诅咒了,一边把喻文州嘴上的胶带拿下来。

当胶带被拿下来,喻文州可以张嘴的瞬间,喻文州就问了一个问题。

“你喜欢我么?”

他就知道他不该相信这个心脏!!!!

 

【下】

“我喜欢你。”

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像来自另外一个次元,嘴巴完全无视大脑的意愿说了出来。

喻文州的眼神闪烁了一下。

“作为队友和前辈我当然喜欢你。”叶修飞快的补充道。

身为心脏,喻文州当然发现了自己问题的漏洞,但是还没等他问出来,叶修已经飞快的抓起桌边那个最隔音的耳机套在了自己耳朵上。

喻文州失笑,慢慢走了过去。叶修一下子被逼到了墙角,像是抓着最后一根稻草一样死死扣着自己的耳机。

“我可警告你喻文州,你再这样我生气了啊,告你侵犯隐私权啊!”叶修有点慌,戴着耳机也听不见自己明显心虚的抬高了声调。

虽然听不见喻文州的声音,但是叶修根据他唇部动作读出了喻文州的话。

“我拥有知情权。”

去你妹的知情权啊啊啊!!!

叶修挣扎着想要挣开喻文州已经搭在他耳机的手,可是喻文州的力气比他大的多,仿佛锁链一般抓着叶修的手腕想拉开。由于叶修挣扎的太厉害,喻文州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几乎把叶修整个人拢在了怀里。

两人僵持了没一会,叶修明显体力不支,不知是因为挣扎还是因为要被询问,脸上出现了淡淡的红晕,闭着眼睛努力护着耳机的样子实在可怜又可爱。

可是这副样子不会让人想就这样放过他,反而想让人接着欺负他,看着平时游刃有余,对琐事满不在乎的他露出难得的慌乱与不知所措……

更让人欲血崩张。

“没事的。”虽然叶修可能听不见,但是喻文州还是用一种仿佛充满魔力的声音安抚道,手上的动作也放轻了些。

也许是感到了喻文州的退让,叶修慢慢睁开眼睛想看看发生了什么,却发现因为一时疏忽,两人的距离变得有些危险。

如同时间静止一般,空气中的灰尘游移的速度也渐渐放缓,

说实在的,这种感觉很容易让人沉沦。

就在这时,房间大门碰的一声被人大力的推开了。黄少天没头没脑的突然窜进了房间,大概是为了表现自己内心的崩溃,飞快的说了一串

“老叶你搞什么鬼啊?什么叫做我的荣耀不能没有他?你啥时变得那么肉麻了你给我说清……”

可怜的少天明明思想已经当机,但是嘴巴还在忠诚的执行命令。

“楚……”

只见叶修可怜的缩在墙角,而喻文州整个人把叶修拢在怀里,两人的姿态暧昧的不行。

所以这是什么情况?本队队长吧领队按在墙上,这种疑似要做什么py交易的样子让黄少天懵逼的半天没回神。

与黄少天不同,主角之一的喻文州反倒十分淡定,他放开了抓着叶修耳机的手,无比自然的帮一脸无语的叶修整理好衣领,轻轻说道:“咱们回头再聊。”

然后径直离开了房间。

叶修仿佛逃过一劫般顺着墙壁滑坐在地上,扯下了耳机。而这时黄少天终于回过了神,深吸了一口气。

“我说你们俩在!”

黄少天的话还没问完叶修猛地抽出一截胶带狠狠地黏到了黄少天的嘴上!

 

叶修生无可恋的倒在床上。

他不敢去想以后的生活,就凭他现在这种说实话的体制,他今后的生活绝对丰(鸡)富(飞)多(狗)彩(跳)。

正当他烦躁的时候,他一偏头就看见了床头柜上那瓶匹诺曹的诅咒。

也许人到了一定压力下,大脑反而会进入某种罢工状态,比如现在,叶修就开始观赏这个瓶子。

瓶子在光下呈现了一种七彩的颜色,算是一个精致的瓶子如果忽略这东西给自己带来的麻烦的话倒真是可以留……

叶修突然睁大了眼睛从床上缓慢的站起身,他隐隐约约的看见了标签后好像的一行字,因为字比较小而且很隐蔽所以他之前并未注意。

掀开标签,上面只写了寥寥几字。

充分触碰心爱之人才能解除诅咒哟❤

叶修面无表情的…….把瓶子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好看个鬼!

 

现在是午夜,窗外略微有些阴沉,云朵挡住了月亮只透出了一点光。

就在这大家本应安睡的时候,走廊深处的房间里突然走出来一个人。

这个人行动诡秘,脚步安静,但是却极为犹豫,走了两步后啧了一声又调头想回去,可是走到门口又无语的转身接着走。

没错,这个大半夜在走廊徘徊的可疑人士就是叶修。

因为房间安排的原因,他和喻文州都是单间,两人房间相距不远,如果可以的话,在早晨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后,短时间内他都不想再看见喻文州…….

可是现在他却站在喻文州门口准备去非礼他…….

这世界还能不能好!?

至于为什么要去非礼喻文州,原因他不想说。

这没什么,叶修。叶修暗自告诉自己。就当他是个素材,只是为了解除诅咒而已,而且少天不说他睡得很沉吗,一定不会醒的,只是进去摸两把试试,也许你不是喜欢这个心脏……..

操!叶修咚的一声把脑袋撞到了走廊的墙壁上,被自己的胡思乱想震惊了。

我™不要当基佬!

叶修接着在走廊上挣扎了一会,然后抱着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的悲壮,缓慢的用备用门卡打开了喻文州房间门。

为了成员安全,叶修这里有国家队队员们房间的备用门卡。

没想到他竟然要用门卡干这种事……..

虽然叶修一向以不要脸闻名(?)但是面对这种情况,他的老脸也忍不住一红。

房间里很整洁,也很符合喻文州的风格,私物也都整齐的摆好。而房间的主人此刻正陷入了柔软的床,规矩的盖着被子闭着眼睛沉睡。

大概是觉得楼层高吧,喻文州没有拉窗帘。不知何时,窗外的云雾散去,月光正明,柔柔的照在喻文州脸上因而显得有些宁静虚幻。

大概是被喻文州的睡颜感染,叶修进门前忐忑不安的心情渐渐平息了下来,不自觉的缓缓走到喻文州床边看着这人的睡颜。

不同于周泽楷公认的帅气,也不同于韩文清有点凶狠的样子,更不同王杰希那种具有特殊长相标志,喻文州无论何时都是一副平静温和的样子,在整个职业选手群中也许长相并不出挑,但是确是那种越看越耐看的类型,

叶修忍不住轻轻戳了戳他的脸颊,指尖传来的柔软与温热感让人觉得很新奇。叶修忍不住轻笑了一声。平时喻文州一副老成的样子,虽然也喊前辈,但出了什么事反倒是比叶修都往前冲。现在这副像孩子的样子还真是满少见的。

戳了人脸颊的叶修并没有满足,见喻文州睡得挺沉,叶修轻轻撩开了喻文州前额的碎发,开始考虑他此行的目的。

说实在的这个充分触碰是个什么意思?

仔细想想之前喻文州和他争夺耳机的时候也抓住了他的手,可是这之后诅咒并没有解除,叶修还是有啥实话就往外扔,看来这所谓的触碰还不是一般的摸两下就能解除的。

就在这时叶修突然惊悚的想到这个充分触碰该不会是让他…….吻喻文州吧?

有些想法一旦从脑袋里冒出来就控住不住自己了,心跳不自觉的放大了无数倍,仿佛在耳朵边嗡嗡作响,有些无语的看了看喻文州紧闭的嘴唇,叶修深深地叹了口气。

只能一不做二不休了!冒着被人当变态的风险进了房间怎么也要实验一把啊!

不过想想好像也挺对不起喻文州的,睡得好好的突然被人亲一口,也不知道是不是初吻。

大概是觉得自己想法太多了,叶修甩了甩头,深吸了一口气,视死如归般的猛地低下头,却用意外的温柔在喻文州唇上轻轻点了一下。

然而,还没等叶修抬起头,一双手猛地扣住了他,紧接着他的世界天旋地转,他被人大力的抱住,两人的重量使得叶修深深的陷入了柔软的床铺。

修长的手指插入了叶修的发丝紧紧的扣住了他的头,原本卡在身体间的被子也被那个本不该醒来的人大力扯到了一遍。没有被子的隔离,年轻身体的紧贴在一起,彼此身体的反应让人羞怯。

“唔唔!嗯…….哈啊…….”震惊之下,叶修张嘴想叫,但是喻文州比他更快,湿热的舌头猛地探了进去,激烈的侵占着对方,完全不给叶修翻身的机会,带着浓烈的情感,深深的吻着叶修。

所以事情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叶修迷迷糊糊的想。

不知是因为缺氧还是因为什么原因,叶修的脑子开始迷乱起来,身体也渐渐放松下来,挣扎也渐弱,仿佛是自暴自弃一般任由对方为所欲为。

亲吻渐渐变得浓烈起来,喻文州原本还算正直的另一只手挑开了叶修的衬衫顺着腰线向上走。

叶修终于回过神开始挣扎反抗,但因为缺氧和宅男体力的影响,这种反抗显得有些软绵。

喻文州终于放开了叶修,含笑的看着叶修剧烈的喘息着,轻轻舔了一下叶修的嘴角,弄得眼神一片清明哪里还有刚睡醒的样子。

“可以啊……文州。”叶修稍微缓和了一下呼吸,干巴巴的说,“欲擒故纵玩的很好啊。”

“彼此彼此吧。我还以为是个小偷。“

叶修麻木脸。

“说好的你睡得很沉呢?少天说你怎么吵闹都不会醒呢?”

“那是因为我懒得理他。”(^-^)

叶修:  (;¬_¬)   

 

少天你害死我了。

“我们还是接着早晨的话题吧。”喻文州笑眯眯的低下头,捧着叶修的脸颊贴着他的嘴唇用几乎苏到能腻死人的声音说:“我喜欢你,你呢?”

叶修败了,彻底败了,无论是因为诅咒还是因为自己的内心都同时说出了答案。

“我也是。”

喻文州轻笑了一声,不同与平时习惯性的笑声,带着一些欣喜和宠溺的感觉轻轻点了点叶修的脸颊。

叶修生无可恋的承受。

诅咒没解开反倒把自己赔进去了。

而喻文州不愧为四大心脏之一,果不其然开始利用先天优势开始盘问叶修了。

“你怎么半夜来我房间呢?”那意思告白不能白天来么。

“解除诅咒的方法就是充分触碰喜欢的人。”叶修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麻木着一张脸说着羞耻的实话。

“什么叫做充分的触碰?”喻文州的眼神开始危险起来

“不知道…….”叶修忍不住的向后缩。

意外的没在这件事上抓着不放,喻文州只是看了叶修半晌,温柔的点了点他的嘴唇。

这种被人诊视的感觉实在是让人拒绝不了。

“喜欢么?”果然喻文州不放过这个机会,煽情的舔着叶修的脸颊,轻声问道。

叶修真的很想说句不喜欢,但是嘴还是很诚实的说道:“喜欢。”

喻文州满足的笑了笑,亲吻顺着脸颊滑到脖颈,不轻不重的咬着看起来很薄的皮肤,略微的甜感让人想要更多,本就很白的皮肤在月光下更秀色可餐。

“唔…….”叶修不禁发出了细微的呻吟。

就像没感觉到叶修的挣扎般,喻文州依然细细啃咬着白薄的皮肤,很轻易的留下了一个个艳红的痕迹。

“够充分了么?”

“不够,快点。”

叶修简直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喻文州笑意更深,感觉他这一晚上似乎就没停止微笑。

“好,都给你。”

评论(7)
热度(402)